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智慧珠拼盘艺校女生日记曝光,内容尺度远超金并瓦梅……-女人该懂的那些事

发布时间: 2021-03-06 浏览: 192

艺校女生日记曝光,内容尺度远超金并瓦梅……-女人该懂的那些事


“各单位注意,action!” 随着杨导的一声令下,整个酒店走廊的拍摄现场鸦雀无声,我穿着红色的低胸晚礼服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就在我关上门转身的一刹那,对面的房间门也开了,一个英俊帅气的男子走了出来,他叫林召扬,是这部戏的男主角,而我,是女主角。 我们愣愣的看着对方。 “好久不见!” 过了一会,林召扬才用他那低沉的声音说道,他的表演很丰富,表情做的很到位,我似乎都被他一下子带进了戏里。 这是一场狗血的初恋男女再次在酒店房间门口相逢的情景。 “好久不见!”我喃喃的说道,看着林召扬,眼睛里面开始酝酿着泪花。 “这段日子,你过的还好吗?” “很好,你呢?” “我也是一样,我很好!”林召扬点着头,他轻轻的抹着泪水,不得不说,这家伙的演技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 “你……” “我出差!”林召扬看着我,打开了自己的房门,“有时间坐坐吗?” 我迟疑了一会,点点头。 就在进入房门的一瞬间,林召扬一把就将我抱住,然后火辣的嘴唇凶狠的就堵了上来,这是这场戏的精髓,演的就是激情,要将男女主人公分别后再次重逢的那种男女之间的缠绵演绎的活灵活现。 摄像机寸步不离的跟着我们。 林召扬拼命的吻着我的嘴唇,吻着我的耳根,慢慢的,他将嘴唇放在了我的脖子上,他的个子很高,他将我紧紧的逼在墙角,靠着我的身子。 我感觉呼吸急促,当林召扬的身体紧紧贴着我的时候,我分明的感觉,他已经起反应了,他一手揽着我的腰,一手则是攀爬上了我饱满坚挺的胸部,而嘴唇却依然是丝毫不停的吻着我脖子以上的每一寸地方。 林召扬搓揉着我的胸部,我整个人被他吻的摸的姣喘连连。 林召扬似乎还不肯罢休,他的手顺着我的领口快速的滑进了礼服的里面,他沿着内衣的缝隙一把就将手钻了进去,然后紧紧的捏着我里面的小葡萄。 我脑袋里面一片空白,这……这一点根本是我没有想到的,不错,这场戏有吻戏,有缠绵戏,不过一切都仅限于表面,说的直白点,就是能吻,能摸,但是再出格的举动就不能做,可林召扬,他偏偏就做了,摄像机背对着他,没人能够看见他的举动。 我想退出,我想抗拒,可我不能,我知道,这部戏是我的机会,有些人,一辈子或许有很多的机会,而我,却只能有这么一次。 我眼中的泪水一下子就涌了上来,林召扬死死的贴着我,他的手捏的更用力了,他甚至撩起了我的裙摆,将自己下面的坚挺隔着裤子塞了过来。 我机械的木能的迎合着他的表演,直到杨导喊停,所有的一切才停止了下来。 我已经筋疲力尽了,身累,心,更累。 “很好,没想到这一场最精彩的竟然一次就过了,召扬,若夕,你们的表演很到位啊,尤其是若夕,你刚刚的那一抹眼泪可完全是将男女主人公的那种感情演绎了进去啊,好了,大家都累了,今天,提前收工!” 杨导当着大家的面,微笑的看着我。 我叫张若夕,就读于国内一所女子艺校,在校期间,我做过不少的群众演员,曾经还演过一次戏份不小的丫头,而这一次,是我真正意义上的一次戏,因为,我是主角。 这部戏在酒店有很多的戏份,所以摄制组在酒店包了一个房间作为临时的化妆间,此时此刻的化妆间已经空无一人,大家都吆喝着林召扬出去了,林召扬在国内有一定的名气,酒店的门口,现在肯定堵着他不少的粉丝。 我坐在化妆镜前,看着自己,看着镜子里面那张完美无瑕的脸。 就在这个时候,门缓缓的开了。 杨导慢慢的走到了我的身后,他的双手一把搭在我裸露的肩膀上,然后从镜子里面看着我,“若夕,今天累坏了吧?” 我茫然的点头,同样看着镜子中那个头发长胡子乱的中年人,导演,难道就没有干净帅气的?我无数次的问自己。 “我知道你很委屈,也知道林召扬对你的企图,今天他的动作我都看见了,不过,我不能喊停,他是制片人亲自指定的人,你懂我的意思吧?” 我依旧茫然的点头,我已经不是当初那个懵懂无知的小女孩了,我明白这个世界的生活方式。 “若夕,你没有忘记当初的约定吧?”杨导再次的说道。 我没有作声,我只是感觉自己很紧张很无助,而这个时候,杨导已经是低下了头,他将头埋进了我的脖子,双手则是缓缓的放在了我坚挺的双峰之上,镜子中,我看见了自己那张扭曲变型的脸。 杨导的动作加快了,人,都走了,房间里面只剩下了我们,他将我抱了起来,拉开我礼服的拉链,然后又粗鲁的摘掉了我身上的一切,他抱着我,脱下了自己的裤子,让我稳稳当当的坐在他的双腿之间,环抱着我,嘴唇吻着我的脊背,双手抚摸我的双峰,不一会儿,嘴巴里面就发出了*感的轻吟…… 我木然的看着镜中的自己,泪水已经模糊了双眼。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样走出酒店的,我回到了自己的住所,第一时间冲进了卫生间,我近乎疯狂的扯掉自己身上的衣物,我大声的哭泣,任由冰凉的清水落在我身体的每一处皮肤,我感觉它们都是肮脏的。 过了好一会,我才渐渐的平静了下来,我站在卫生间的镜子前,抹干了上面的水珠跟雾气,镜子里面的我是那样的迷人,一米六七的身高,接近一百斤的体重,82,60,92的三围,让我有一种很明显的前凸后翘的感觉。 我盯着自己的酥胸,它是那样的坚挺,那样的饱满,它是最漂亮的形状,是能让男人疯狂的形状,粉红色的小葡萄,茹晕很小,看起来是那样的精致。 这是属于我的资本,而现在,我似乎除了这身臭皮囊,也真正的没有了一切。 我抚摸着自己的脸颊,抚摸着自己的长发,抚摸着刚才因为大声哭泣而不断擦拭的已经发红的皮肤。 渐渐的,镜子中的我才露出了一丝微笑,不错,是微笑,我不应该哭,我应该笑,因为我的哭泣没有人看见,他们只会嘲笑我的懦弱。 我走出卫生间,没有穿内衣,直接套了一件宽松的T恤在身上,然后打开了茶几上的笔记本电脑。 只有到了这里,我才感觉一丝的轻松,外面的那些人,那些男人,他们每一个看着我都是狼一般的眼神,而我,只能在忐忑中一步步的挣扎。 我打开了记事本,很多时候我都想写下我的心情故事,可今天,我只想好好的回忆一遍我这二十一年的生活。 我写下了第一句话:我叫张若夕。 可随即,我立马又删除了,因为那些年,我的名字叫着张小若,那些年,我还只是一个很清纯很干净的女孩。 我出生在一个丰衣足食的家庭,父亲是工程师,母亲是会计,一直以来,我都感觉到自己很幸福,可这种幸福在我初三上学期的时候彻底的消失了,那一年,父亲跟母亲开车回老家,出了车祸,我一下子成了孤儿,老家的奶奶也因为遭受不到这个巨大的打击在半个月后也与世长辞,那一刻,我整个人都懵了,我不知道自己到底要怎样生活下去。 不过老天爷似乎都会给每一个人机会,我母亲的一个远方表妹接纳了我,智慧珠拼盘顺便也接受了我家的所有财产,其实我知道,他们接纳我的主要目的都是看在我家还有一定存款房子还能卖一些钱的份上,如果不是这些,我注定会成为街边的流浪狗流浪猫。 我搬进了他们家,由于她比我妈妈小,所以,我叫她小姨,而她的丈夫,那个身材魁梧却有点好吃懒做的男人我则叫他姨夫。 说是表妹,其实她跟我妈妈之间的关系隔了好远好远,她们有没有亲情有没有血缘我甚至都不知道,因为在此之前,我们跟她家根本都没有走动。 她们家在一座小镇,房子是两层的楼房,家庭条件还算一般,我就这样开始了我的新的生活。 新的生活环境,新的学习环境,让我过了好长一段时间才熟悉过来,不过我直到今天还记得我第一天去新学校上课的日子,那天的我穿着普通的白T恤牛仔裤平板鞋,扎着马尾,初三的那年,我那个时候已经发育很好,胸脯虽然没有现在大,但在全班甚至全校的女生当中也算是雄伟的了,我无法忘记那些男生盯着我的目光,他们看着我的脸,看着我的胸,我知道他们的想法,如果眼神能强jian,我估计已经被他们蹂躏了几百次了。 我的个子高,被分在了后排,跟我同桌的是一个很阳光的男生,他叫着徐洋,十五六岁的男生,已经知道什么叫着爱情,什么叫着异性相吸,他很高兴我跟他同桌。 而我也分明的看见,其他的男生都对他投来羡慕的目光。 一个月以后下午的体育课,由于中考体育也是算分的,所以,体育老师格外的严格,仰卧起坐,一百米短跑,这些训练一样都不能拉下。 我的身体素质还算不错的,在太阳底下,我挥汗如雨,因为在父母亲双亡之后,我就告诉自己,我一定要努力的读书,在我看来,只有读出书来了,我才能有出息,我才能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我才能活的更好。 三个一百米跑完,体育老师让大家集合,这个时候,我已经是满头大汗了,我站在队伍中,我突然发现,所有人的眼光都盯着我,即便是那个年轻的男体育老师也不例外,我赶紧打量着自己的身体,由于穿着白色的T恤,加上三个一百米,我早已经是汗流浃背,身上的汗水也早已经将白色的T恤给打湿,它紧紧的贴在我的身上,远远望着,它几乎就成了透明,所有人都能够看见我T恤里面的乳罩以及乳罩旁边白皙如雪的皮肤。 我的脸瞬间就红成了一片,我低着头,可我还是能够发现体育老师贪婪的目光,他紧紧的盯着我胸部,故意咳嗽了两句,这才继续的上课。 我忐忑不安的站在队伍中间,我期待太阳能够早点将我的衣服晒干,可没想到太阳越大,衣服反而越发的湿了。 体育老师的眼神始终游离不定,时不时的在我身上瞥来瞥去,我的心中狂跳,我感觉周围人的所有目光都盯在我的身上,让我寒毛直竖。 “好了,现在开始女生的仰卧起坐的训练,同桌互相帮忙压住腿,好吧,大家训练吧!” 体育老师终于平静了下来,开始了课程的下一个项目。 同桌之间互相帮忙,这意味着徐洋要给我压住腿,一想起这些,我就脸红耳赤,不过我们班大多都是男女同桌,这样的话,男生帮女生压腿,女生就能全部进行训练。 我七上八下,虽然有些害羞,可看着别人都嘻嘻哈哈的躺下,我也只好躺了下来。 徐洋看的出来是很高兴的,他跪在我的面前,帮我按住双腿,然后微笑着说道:“小若,来吧,看看你能做多少个!” 我点点头,躺在了学校操场的草地上。 徐洋帮我压住双腿,我将手放在脑后,然后直起身子。 “一……” “二……” 数到十多个的时候,徐洋突然不数了,他只是机械的张开嘴巴,他的目光死死的盯着我的胸脯,由于我身体的前后起伏运动的绷紧,胸前的伟岸更加的让人垂涎欲滴,而且随着汗水的越来越多,那白色的T恤现在根本就是贴在我的身体上的。 我感觉自己的脸都要着火了,我还从来没有在一个男生面前如此的失态过,徐洋跪在我的身前,帮我压住双腿,他能够清晰的看到这一切,他甚至能够看到我由于前后起伏我不断摇摆的双峰,她们是那样的惊颤着徐洋的眼神。 徐洋目瞪口呆,他的喉咙发出咕咕的声响。 我几乎想不做了,可大家都在做,我又不好意思自己成为一个另类,所以,我只能选择坚持,我没做一个都看一眼徐洋,我发现他的眼神根本没有偏移,他的裤裆也慢慢的鼓了起来,从我这个位置看过去,刚好能够看见他无比的坚挺。 我已经是个初三的女孩了,我懂得一点男女之间的事情,我甚至从一本杂志上知道男生每天起床都会一柱擎天,以前我不明白这个柱到底代表什么意思,这一刻,我明白了。 我终于累的不行了,徐洋才放开了我的脚,他斜着身子陪我坐在草地上,突然,他轻声的说了一句,“小若,原来你喜欢天蓝色!” 我一愣,我立马反应了过来,我的内衣是天蓝色的,而一直以来我最喜欢的也恰好是天蓝色。 “你说什么?” 我红着脸,低着头。 “我都看见了,小若,你那里真好看!” 徐洋看着我,再次轻声的说道。 “徐洋,你……” 我都不敢看这个家伙了,从读初中开始,我就知道有不少的男生喜欢看我的背影,暗恋我,大胆的甚至还故意在转角处突然出现,装着不小心的撞到一起,别说我的胸部,就是我的衣服或者是一寸皮肤,他们一旦触碰到,都会无比的兴奋。 青春懵懂,这样的年龄,是根本受不起一丝性的挑逗的。 “小若,从我第一天看见你的时候,我就知道我喜欢你,小若,我一定要追到你!” 徐洋再次看着我,他很平静很冷静很坚定的说道,他的眼神很纯净,就跟那天下午蔚蓝色的天空,直到今天,我依然记忆犹新,或许,他是第一个敢这样当面跟我表白的男生吧?也或许其实在那一刻,我心中已经给这个大男孩留下了一点位置。 被那种青涩爱情包裹的味道真的很好,每每想起这一幕,我到现在都还会红着脸,有人说,初恋是人一生最宝贵的经历,我想他说的是对的,这确切的来说,也是我的初恋,他爱着我,我,也喜欢着他。 下午放学,我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洗澡,因为太热了,加上下午体育课的尴尬事,让我也想赶紧的换件衣服。 我心急火燎的往小姨家赶,上到二楼的客厅发现小姨去买菜了,客厅里面只有姨夫一个人。 “姨夫!” 我乖巧的叫了一声。 “小若回来了!”这个粗狂的男人抽着烟,看了我一眼,忍不住又狠狠的打量了一番,才保持了一番冷静。 我回到自己的房间,放下书包,拿出了换洗的衣服,然后去到了二楼的卫生间。 卫生间的锁眼坏了,整个锁都给拆了下来,好在里面还有插销,我关好门,脱光了衣服,打开喷头,让清凉的自来水舒坦的撒在我的身上。 我抚摸着自己的饱满坚挺峰峦,发出了一声声舒坦的声音,热了一下午,现在洗个澡,我感觉到了无比的舒坦。 突然,我似乎听见了一声房门抖动的声音田宸羽,我吓了一跳,我赶紧转过头,当我看向那个损坏的锁眼时,我整个人都呆住了,我看见了一双眼睛,此时此刻他正在死死的盯着卫生间里面赤身luo体的我。 我吓的一声大叫。 卫生间的那双眼睛似乎被惊吓到不行,听见我的喊声,他大吃一惊,连忙撞开了卫生间的门,然后死死的捂住了我的嘴巴。 “小若,别叫,别叫!” 冲进来的是我的那个混蛋姨父,他捂着我的嘴巴,一脸的焦虑不安,而我,也是惊魂未定,因为这个时候的我依然是一丝不挂,被一个男人这样搂着,我说不出的难受跟羞耻。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后阅读后续内容

TAGS: